邯鄲新媒體公司(邯鄲市的傳媒廣告有限公司)

chuangye333

邯鄲新媒體公司,成立于2015年9月,是一家集策劃、設計、 *** 、發布為一體的綜合性新媒體公司。主要從事企業形象宣傳、品牌推廣、 *** 營銷、電子商務務等業務。目前,公司擁有員工30余人,平均年齡不到30歲,大部分為90后。團隊核心成員來自互聯網行業,具有豐富的互聯網運營經驗。公司司致力于打造一個全新的電商平臺,通過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為消費者提供優質的產品和服務。

1、河南妹子到底有多漂亮?

優質回答1:

這道題可能不是我的答題領域,但是做為一個河南人,憑我的真見實感,我不能不說,我們河南的靚妹子就是多!

央視金牌女主持海霞、影視紅星劉亦菲、歌唱家李娜、氣質女神張曼玉等等數不勝數的社會公眾人物就不說了,在尋常的城鄉百姓中,漂亮的妹子也是隨處可見??!

就以我的家鄉來說吧,河南北部的一個縣城。我雖在河北工作,但每年都要回家鄉幾次。每次我回到家鄉,在縣城,在老家附近的一些村鄉,一個最直觀的感受,就是覺得這里的妹子好靚!

怎么說呢?雖然她們大多是農民,但已經很難從她們的容貌和著裝上看出她們是農民,大都皮膚比較白,而且白里透紅,大多是大眼睛,雙眼皮,柳葉眉高鼻梁,我不能說是什么沉魚落雁,閉月羞花,沒那么嚴重。但實實在在地說,看著就是順溜!而且大都長的周正好看,丑點的很少。

我很感嘆家鄉的姑娘怎么出落的這么好?家鄉的老人告訴我說,是這里的水土好,水土養人??!甭說,家鄉的水熬出來的小米粥、玉米粥、豆沫、胡辣湯感覺就比別處的粘、稠、香!

更重要的是,河南姑娘能干??!就拿我家鄉來說,姑娘們無論是外出打工的,還是在家務農的,或者是開手工作坊搞經營做買賣的,姑娘們跟小伙一樣,勤快干練潑辣還有勁,真是個頂個??!我本家就有這樣的幾個女子,或做豆腐或炸油條或開超市,都是獨擋一面杠杠的好手。

河南是人口大省,也是經濟大省。河南和全國一樣,在發展,在前進。經濟發展了,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也越來越漂亮了。河南靚妹多,全國各地各省哪里不是這樣呢?!

優質回答2:

河南妹子到底有多漂亮?

有多漂亮?百姓無權說話,無眼福目矚,只有權力和富豪說了算!

沉魚落雁,閉花羞月,代表了歷史上四大美女,到底有多美,還是不知道!對活著的來講,永遠是傳說,可傳了千百年,美色未退,漂亮未衰,有增無減,為何?幾何?

而今,人口遠遠超出歷史多少倍,不是沒有比,貂蟬、西施、王昭君、楊貴妃,四大美女更美者,估計多了多少倍。只是翻十遍新華大詞典,也找不到比沉魚落雁,閉花??羞月更好的詞語,若有,定能顛復史上之最,

本應該是秦入眼里出西施,今天被用到了情人眼里出西施,秦人是指秦國人眼中只有西施最美,而情人眼里,只是有情人眼中認為是西施。

所以說,河南妹子有多漂亮?肯定是有,只是缺泛慧眼識珠,若有很美的妹子,就必須先有最絕的形容詞,因此美人的首先件,是看贊美的人用的什么詞,方能成為精美無倫!

沒有資格審美,只能代用明星,望諒?。?!


優質回答3:

首先感謝大家作答。謝謝????

之所以現在提出這個問題,是因為前不久剛意識到一個河南女孩可以有多美。

雖然祖國地大物博,人杰地靈,美女更是代有才人,各領 *** ;雖然客觀說環肥燕瘦各不同,主觀來講蘿卜青菜各有所愛,但我想綜其一處,還是有某些共性的。

我想這個標準不單是漂亮,而且應良善,智慧;不但需宜室,而且需宜家,宜國。

否則,艷婦無德,與妖何異。

祝大家元旦快樂??????


一位矮壯平頭的中年男人接待了我,他說他就是鄔T。我說鄔律師您好,我師哥張平讓我來找您。張平是我校友的名字,為了辦事方便,我故意把校友說成師哥。

我把大體情況給他一說,他也說我來晚了,看流程已經到法院了。

我說我久聞鄔律師大名,請您出山行不行?

他說這樣,現在你說的這個情況也比較籠統,具體走到哪一個階段我還得打聽打聽,看看有沒有中間介入的必要。你也先不要說請我做辯護律師,咱們先把情況了解清楚,再做決定也不遲。

我覺得鄔律師說得有道理,從上衣內兜里掏出3000元錢說,我先交上這些做押金,今天帶得不多,回頭我補上。

鄔律師把三千塊錢又推過來,朋友間辦點事,別動錢,傷感情,打聽清楚了我聯系你。

我看他態度堅決又有送客的意思,把錢揣回兜里,留了 *** ,告辭。

鄔律師果然名不虛傳,下午我一上班,接到他的 *** ,后天上午二審開庭,他給我報了名,到時候去旁聽。我問他有沒有再介入的必要,鄔律師說即使介入,效果也不會更好,關鍵還是附帶民事賠償問題。我問他要賠多少錢,鄔律師說這個事建議我不要過問,打官司這事讓我聽他的,一切事情交給法庭去解決。

我無語,想著對方畢竟是一條人命,即使不僅是為了法律框架內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的情節方面的考慮,也應該主動一點,積極賠償,以求得一些心安。我和老婆說這件事,老婆說你有錢嗎,如果人家要求賠償幾十萬,你能拿出來嗎?

我想想我確實沒錢,別說幾十萬,幾萬塊錢都拿不出來。兩人剛參加工作一年多,我又因為準備考公,大半年沒有怎么上班,孩子馬上就要出生,用錢的地方也是無處不在,哪里有能力再拿出一大筆錢來。

我不禁一聲嘆息。

宣判那天我坐在旁聽席上,看到大力被兩個法警押進來。其實我已經好多年沒有見到他了,我甚至有點恍惚這是不是大力。

他剃著光頭,穿著印有“??础弊謽拥狞S色馬甲,精神狀態還好,雖然低著頭,被兩個人架著胳膊,我看出他走路還算正常,也有些力量。

鄔律師說已經帶話給大力,告訴他我會去旁聽。我看到他走到那個指定的位置后,轉身坐下之前,向后邊望了望,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找我,是不是能看到我,旁聽席上有幾十個人,光線比他所處的位置暗很多。

確實是個很簡單的案子,法律援助律師也算盡心盡力,只是在受害者行為認定上產生了分歧,我想這是案件定性的關鍵,有點后悔沒有讓鄔律師介入。

最后,法庭采納了受害者是打架斗毆參與者的觀點,我有點以愧對道德標準的心態長舒了一口氣。

我不是法官,也不認識受害方,所以我的關注點,只能在大力身上。我想,我是沒有大義滅親的勇氣的,對于情感,我顧慮太多。

對于受害方家屬提出的賠償要求,大力沒有能力承擔,但是他表達了悔意,并愿意在能力許可的情況下,盡更大能力賠償對方,以減輕自己的罪責。

最后,大力領罪七年,附帶民事賠償七萬多元,剝奪政治權利兩年。

我和大力說不上話,法庭上有嚴肅的紀律,我也是只能坐在給我指定的位置上,不能走動,不能發出任何聲音。

我不知道這個判罰結果應該怎樣評論,我打 *** 問校友張平。他說也算理想,罪罰相當,其實偵查過程中他們已經了解到,受害者是實際的挑事方,仗著他們人多,經常欺負獨自出來沒有幫手的工友。大力也是數次被他們欺負,工地上打架掄鎬把子是常事,只是這一次大力比較倒霉,趕巧了打在對方后腦上。

我說這真是無妄之災。

張平說行了,知足吧,畢竟對方死了人,那可是一條人命,按照你那一套理論,還講究一命抵一命呢,就判了七年,不錯了。

我無語,想想人家說得也對。我是一門心思在大力身上,人家那邊還躺在太平間一位呢,人家背后也有親朋好友,也是有這樣那樣的傷心。

我跟校友說,我想看看大力去,讓他給我想想辦法。

張平說等等吧,現在見不太方便,像大力這種刑期的,不可能留在北京服刑,一定會遣送回原籍所在地的監獄,他們叫“下圈”,應該就是這幾天。

我一聽急了,口氣有些生硬,說張平你是不是玩兒我,就在一個城市里我都見不著,等他回了老家,不一定去哪所監獄,我要見他還要回老家?

張平說你這人沒意思,話沒聽明白就上臉,我又沒說讓你回老家見他去,你最近可是行情漸長,動不動就沖我發脾氣。

我說有話說有屁放,別整這幺蛾子。

張平無奈地笑笑,說這邊不可能一個一個把這些判了刑的人員往回遣送,要把他們集中到一個地方,等湊夠了一定的數量,再一批一批往回遣送。這個集中的地方,就叫南大樓,也就是天河監獄,是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中心,到時候把他移送到那里,就可以去辦理接見了。

我說等多久?

張平說你問我我問誰去,總之時間不會太長,到時候我給你打 *** 。

我放下 *** ,有點煩躁。

我見到大力時,已經是一個多月后的一個下午,張平開著他單位的車,直接開到了一個看上去有些荒涼的地方,拐上一條小路,又走了幾百米,在一座大鐵門前停下,有wj站崗,有鐵絲網,電網,像炮筒子一樣的監控。

驗過證件,做了登記,大鐵門旁一個小鐵門,緩緩打開一條縫,張平領著我擠過小鐵門,我感覺頭有點暈,這墻也太高了,怕是有十來米。

進到里面又是一道崗,又一次驗證件,做登記,然后是一個鋁合金的推拉門,有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一邊和我們聊天,當然主要是和張平聊天,一邊掏出磁卡,又打開一道有著菱形窗欞的鐵門,里面是一條幽深的走廊,一側的窗戶上釘著鐵絲網,一側是上白下面嫩綠的墻壁。

走廊盡頭,又是一道鐵門。

穿制服的男人又一次掏出磁卡,打開門,里面是一個大廳,被鋁合金柵欄從中間隔開,柵欄上鑲著大塊的玻璃。

我們找個位置坐下,沒等多久,大力穿著深藍色寫著一串數字的衣服,在一名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從另一側進了接見室。

我看著大力的精神狀態還算不錯,見到我甚至還要咧嘴笑笑,只是這笑比哭還難看。

我拿起 *** ,大力也拿起 *** ,我說怎么樣?他說還行,就是給老家人丟臉了,村里老輩子多少年,沒出過犯罪的人,他給老家抹了黑。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我想他也是一個可憐的人,成長在一個殘破不全的家庭里,一個人在外面苦苦掙扎,生活在社會更底層,干最累的活,吃最差的飯,掙最難掙的錢,受著和他一樣境況的人的欺負,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反抗一回,把自己直接反抗進監獄里。

我故意找輕松的話題說一共就七年,沒多長時間,現在就過去快一年了,回老家那邊好好表現,爭取減刑,最多再有四年多時間,就出來了,如果有機會多讀點書,學點法律知識,學點技術技能,我打聽過了,現在的監獄和以前不一樣,里面實行文明管理,基本上不打罵不體罰服刑人員。

大力說你不用擔心我,我沒事,我能扛過去,我不能倒下,我還有精神病的老娘,還有遠嫁的姐姐,我還要照顧她們,我不會倒下的!

我說嬸子那邊倒是沒事,我打 *** 了解過了,只要是按時服藥,病情沒有繼續惡化,你姐姐那邊我沒有聯系方式,確實不知道她過得怎么樣。

大力說不知道也好,我在里面能照顧好自己,聽里面的二進宮、三進宮說,下到圈兒里還有工資,要是干累活掙的錢還不少,我沒事,她知道了也幫不上什么忙,白擔心,先稀里糊涂幾年,等我出去再說。

我們又聊了一會兒,那個帶他來的工作人員說,快到時間了,有重要的話趕緊說。一次探視就二十分鐘,即使張平出面,也是二十分鐘。

我說我給你帶了幾件換洗的內衣,賬上給你存了一點錢,這里不讓送吃的東西,你自己在里面想吃什么就買點,別在嘴上太虧自己,身體健康是最主要的。

大力說謝謝了,讓你破費,這些……

然后 *** 里就沒有聲音了,我隔著玻璃看大力張著嘴對著話筒還在說,伸手敲了幾下玻璃,他看過來,我指了指話筒,又搖了搖手指。

他突然一臉落寞,放下話筒,沖我擠出一點兒笑,站起身,在那位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往回走去,將要出門時,他回過頭來,沖著我擺了一個“OK”的手勢,咧著嘴笑了笑,消失在門后。

張平說我凈說些沒用的,關鍵話一句沒說。我說我之一次做這事,手心里緊張的都是汗,原本想好的話早就忘了。

張平說走吧,我請你喝點酒,壓壓驚。

我說還是我請你吧,你幫了這么多忙,我還數落你,就當給你陪個不是。

這年年底,我兒子的滿月酒喝過去沒幾天,張平給我打來 *** ,說大力被遣送回原籍了,是魯西的一座監獄,也是一座煤礦。

我聽不明白他這話是什么意思,問他這算是好啊還是不好啊。

張平說我也不太了解,不過煤礦監獄雖然主要是肩負改造的任務,也有一定的生產要求,相對來說可能更好過一點。

我說但愿吧。

01年秋,我漸漸適應了工作節奏,業務上也有所提高,調到領導身邊做輔助工作。

全國煤礦安全生產大檢查,我跟著四處跑,就跑到了微山湖一帶。

一次飯局上,認識了一位穿警監制服的礦長,白襯衣特別醒目。我立刻想到了大力,警察、煤礦、監獄、魯西,會不會有這種可能?

不是所有事都可以在飯桌上說,我和對方互留了聯系方式。

原來魯西不止一座看押服刑人員的煤礦。

總算聯系上了大力。

我買了不少書給大力寄過去,元旦前夕,我又寄了一些吃的東西和兩條煙,順道寄去了點錢。

02年初春,我接到一個陌生的 *** ,說了幾句我才反應過來,是大力,我說你怎么能打 *** ,你出來了?

大力說沒有,我在監獄里打的親情 *** ,你給我寄了幾次東西和錢,管教問我是什么關系,我實話實說了后管教讓我申請添加了你的號碼,以后你這個手機號可別改,也別停機,說不定什么時候我又給你打 *** 。

我說不改,不換,不停機,你放心就行了,你在里面怎么樣?

大力說挺好的,他已經報了減刑,雖然還沒有批下來,應該問題不大。他在礦上負責降塵。他停頓了一下,又補充說,我的改造崗位是降塵,活雖然累,沒什么危險,也讀了不少書,正在參加文化課的學習,里面也有教育科,和小時候上學一樣。

我很高興,說大力好樣的,繼續努力,缺什么少什么就和我說,別客氣,咱們可是穿開襠褲長大的關系。

大力說我不客氣,我也沒法客氣,外邊能幫我的只有你了,我就是想客氣也客氣不起來。

我說大力別說這泄氣話,村里有不少人掛念你,老村長打 *** 還問你到底怎么樣了。我跟他老人家說了,沒什么大事,就是打了一架,在咱們老家小事一樁,這里不是北京嘛,管的嚴,所以就成了事了。老村長也說了,你娃不錯,讓你好好改造,出來后就回家,他給你尋一房媳婦,咱在家好好過日子。

大力有點哽咽,說謝謝,替我謝謝他老人家,我出去后就去看他。

我以為也就是說三兩句話,沒想到這個 *** 打的時間還挺長,十幾分鐘后他才說時間到了,不聊了,以后再給你打。

05年元旦前,又接到大力的 *** ,他說春節前他應該就能出去。我問他知道具體日子嗎,我過去接他。他說別過來了,太遠,不方便,你給我寄一身外面穿的衣服就好。我問了他的尺碼,記下來,又叮囑他,一旦確定了出來的時間,盡量告訴我,就是我不過去,我也可以委托附近的朋友去接他。

06年1月20號,臘月二十一,大寒節氣,接到大力 *** ,兩天后的二十二號,臘月二十三,小年日子,那里舉行減刑假釋大會。

好像是那里面有規矩,不能提前泄露出去的時間,但是我知道,大力兩天后的二十二號出獄。

不知道這里面的管理人員是怎么想的,或者說整個的這個系統是怎么想的,做事情喜歡一股腦,我以為我是消息靈通人士,結果到了那扇大鐵門前,一條一百多米的路上,人頭攢動,比趕大集還熱鬧,感情所謂秘密就是沒有秘密。

中午十分,我看到大力穿著我給他寄來的衣服,晃蕩著兩只手,隨著一溜行人,走出了大門。

我迎上去,他看見我,一笑,我知道你會來。

我本來不想來,怕你小子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看到有和大力一起出來的人,背著大包小包,拿了不少東西,我看看大力,你的東西呢,就出來一個人?

喏,這里呢!

大力從左右口袋里各掏出一些東西,一張寫著“釋放證”的A4紙,一摞現金,有零有整,還有一把勺子。

嚯,存不少,怕是好幾千快!

六千六百六十六塊整,本來還有六毛六,人家給抹零了。

怎么還帶一把勺子?

里面的管教說了,出來的時候把吃飯的家伙事帶出來,找個水溝或者下水道扔了,表示以后再也不吃監獄里的飯了。飯缸子是新的,沒舍得,留給獄友了,還有衣服、被子、你寄來的書,都留給有需要的人了,我就帶出來一把勺子。

還有什么講究,快說說。

出來大門后別往后看。

你剛才看沒看?

沒看。

走,一直走,向前走,上車。

路上,我倆盯著路兩側的水溝,商量著在哪里扔勺子。這邊不行,太淺了,這邊也不行,離著路太近,這里行,是個小橋,橋下有雜草,還有黑水。這里是煤礦,似乎各處的水都是黑色的。

大力拿著勺子,使勁往橋下一扔。

“噗通”,勺子掉進橋下雜草間的水里,黑色的水圈漾了一下,又被雜草拉住,終是沒有連綿不絕蕩漾開去。

洗澡,吃飯,喝酒。

一杯酒下肚,大力醉眼朦朧,眼淚像斷線的珠子。

我沒想打死他,我沒想打他,他們人多,一下子圍上來,我嚇壞了,隨手拿起一根鎬把子,閉著眼睛掄,我是想嚇唬他們,讓他們不敢圍過來,就是他個矮,又瘦,被后邊的人一推,收不住腳,就沖了過來,其實不是我打他,是他自己撞過來的,哥,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膽子殺人!

我拍拍他的肩頭,點點頭,鼻子有些酸。

先去了曲阜,把車還給那里的朋友,又坐著長途汽車,回了老家。

我爸見我帶著光頭的大力進了家門,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半天才說,

小,你回來了?

大力普通跪下,

大爺,您不孝的侄回來了。

我爸攙起大力,老淚縱橫,別這樣,孩子,快起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咱好好的,就好,就好。

我領著大力去了他爸的墳上,陪著他跪在那里燒紙,大力頭抵著墳前雪融化后又結成的冰凌,哭的昏天黑地。

朔風嗚咽,寒鴉凄鳴,少部分雪化后露出的一塊塊土坷垃,像白布上一個個撕扯出來的窟窿,像極了我們無奈又一地雞毛的生活。

我不能在家久留,越是年底,單位工作越多,我把大力交給我爸,又和老村長打了聲招呼,就立刻返回了北京。

這一年是小年,臘月二十九就是大年三十。中午時分,我和老婆帶著兒子、女兒,風塵仆仆,趕回老家。

過年總是快樂的,尤其是對于孩子,更尤其是對于還沒有過過年的女兒。她才十個月大,瞪著眼睛看著周圍的一切,看到她哥哥放鞭炮,也揚著小手,非要拿一個,看看究竟。

大力過來了,已經換下了那一身干凈的衣服,穿著一身有些舊的牛仔,渾身上下都是星星點點的泥巴。

大力要在村外的一塊空地上養雞,在空地旁的水塘里養魚,在水塘邊的一片樹林子里養鵝。

地方是老村長幫他選的,幫他定的,幫他交了一年的租金。

我說大力帶我去看看。

兒子也要跟著去。

村里幾個人在幫忙,已經年三十了,一個個都是一身泥,干的熱火朝天。

中午都家去喝酒去!

我和他們打招呼,拿出煙來分給他們。

老大,今兒年三十,誰在別人家吃飯!

光喝酒,不讓吃飯。

我和他們打趣。

天兒,還會干嗎?

一位院里的叔一邊砌磚一邊問我。

這東西,就和騎自行車一樣,學會了就忘不了。

吹吧,你就!你看你那肚子,七個月打不住,哈哈腰都難!

我爸超厲害的!

我六歲的兒子給我長臉。

是,你爸讀書上學厲害,當官做事厲害,這砌磚壘墻,可不厲害!

我爸超厲害,我爸還會打籃球呢,還會修電腦呢,還會做雞蛋灌餅呢!

兒子不服氣,立刻反駁。

不許沒禮貌,叫爺爺,那是爺爺,爸爸像你這么大的時候,爺爺就帶著爸爸四處玩了。

爺爺好!

哎,真乖,去爺爺家玩啊,爺爺給你拿好吃的。

謝謝爺爺!

看看不早了,大家放下手中的工具,拍拍身上的土,回家了。

我讓大力去我家吃飯,他說不了,他把他媽從精神病院接了出來,他以后要自己照顧媽。

初三就要返回北京,初二晚上,我把大力叫了過來。

我把一個信封遞給他,說這里面是兩萬塊錢,你先拿著用,不夠了再和我說。

大力推辭說不行,已經花了你不少錢了,現在我出來了,有手有腳,不能再花你的錢了。

我說不是白給你的,是借給你的,以后手頭寬裕了就還給我。往前還要進雞仔、魚苗、小鵝,有的是花錢的地方,你先拿著。

大力說老村長答應給他辦農戶聯保貸款,應該快辦下來了。

我說辦下來如果你用不著就還我,現在先拿著。

大力猶豫了一下,拿起來揣在兜里,說那我就不客氣了,買飼料也是錢,我先用著。

我問大力有什么打算。

大力說先把養殖場辦起來,穩定穩定后想去趟四川。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的心結,斷然否定了他的想法。

老老實實在家搞養殖,多掙點錢,把有病的母親照顧好,有機會碰到合適的人,成個家,這是正事。先別想去四川的事,那件事過去了,在你沒有足夠的能力之前,那件事過去了,不要再去想它。

大力低著頭,看樣子有些抵觸。

我告訴大力,在親人的生命面前,懺悔只能是無足輕重的點綴!這么多年過去了,人家的傷疤已經結了痂,你就不要再多此一舉,跑過去給人家揭開。你不能把你內心的平靜,建立在別人的無休止的痛苦之上。如果你將來足夠強大了,可以用適當的方式,彌補自己的過失,但是不要讓人家知道你是那道疤的始作俑者。

大力低頭不語,應該是在做痛苦的掙扎。

08年三月,鄰村的一個比他小兩歲的離異女人,走進了大力的生活。

五月份,汶川地震,大力給我打 *** ,問我知不知道那人老家遭沒遭災,他的家人是否安全?

我看了看地圖說應該是在附近,至于家人的情況,就不得而知了。

大力說我也想捐點款,不知道能不能直接捐給他的家人。

我看著電視上黑白的顏色,心里的沉重,從來沒有輕松過。

后記:

寫這篇問答時,心情非常矛盾,我知道有不少的曾經的失足者,回歸社會后有諸多不如意,本來我是想替這些人呼吁一下,只要真的是口號里說的那樣已經“改邪歸正,重新做人”,我覺得還是要寬容一些,盡量不貼標簽,就是一個普通人,做普通的事情,過普通的生活,這樣就挺好。

優質回答3:

我本人就坐過監獄,剛回來一年多。要說變好了,倒不如說是坐牢坐怕了。自己受罪不說,家人老婆孩子陪著受罪。家里的頂梁柱倒了,想想她們的日子會有多難過。



我當初在多好的單位不好好上班,非要下海干工程。本來也算是小有成效,就是因為自己手里有幾個錢。就飄得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酒后和幾個朋友帶著 *** 去打狗。結果演變成持槍搶劫,判了十二年有期徒刑。出事時小兒子還沒有出生,等我回來時已經十歲了。服刑回來后,有次聽到兒子的玩伴說我兒子。你也有爸爸嗎?當時我就忍不住流下眼淚,我服刑期間我的親人受了多少委屈??!以至于孩子的玩伴問,你也有爸爸嗎?兒子!對不起,爸爸缺席了你的童年。

我暗暗發誓一定要做個好人,痛改前非,為了自己,也為了自己的親人?,F在一個人在外地工地上打工,和誰說話都是和和氣氣,平安的掙個辛苦錢就滿足啦


3、邯鄲華博都有什么專業?

邯鄲華博教育中等專業學校開設了移動應用技術與服務、軟件與信息服務、新媒體 *** 與運營、網站開發、智能家居工程師、電子商務、社會文化藝術、幼兒保育、舞蹈表演、會計等專業。

4、央媒是指哪些媒體?

優質回答1:

央媒是中央電視臺媒體。

中央18家媒體有: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中央國際廣播電臺等等。

1、人民日報。

中央機關報,正部級1948年6月15日在河北省平山縣里莊創刊,時由《晉察冀日報》和晉冀魯豫《人民日報》合并而成,為華北中央局機關報,同時擔負黨機關報職能。1949年3月15日,人民日報隨中央機關遷入北平;8月1日,中央決定人民日報為中央委員會機關報,并沿用1948年6月15日的期號。人民日報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為世界十大報紙之一。

2、新華社。

國家通訊社,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正部級。1931年11月7日,新華社前身紅色中華通訊社在江西瑞金成立,是中國 *** 領導下成立最早的新聞機構。

3、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國家廣播電臺,1940年12月30日開始播音,前身為延安新華廣播電臺;1949年12月5日正式定名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4、中央電視臺。

是國家電視臺、國家副部級事業單位,成立于1958年5月1日。中央電視臺初名為北京電視臺,1958年9月正式播出,1978年5月1日更名為中央電視臺。

5、中央國際廣播電臺。

創辦于1941年12月3日是中國向全世界廣播的國家廣播電臺。目前使用65種語言全天候向世界傳播,是全球使用語種最多的國際傳播機構

優質回答2:

央媒是指18家中央重點新聞單位。中央18家媒體有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中央國際廣播電臺等等。根據中宣部相關規定,中央媒體是指18家中央重點新聞單位。其他媒體則不宜稱為央媒。

央媒特點中央媒體興辦子報子刊,較早的是人民日報社。其中,《新聞戰線》是復刊出版,文藝副刊延伸創辦了《戰地增刊》以及刊載漫畫的《諷刺與幽默》,還創辦了面向市場經濟的《市場》。這些子報刊實際上擴展了人民日報有限的版面,大受歡迎。后來,中央媒體的子報子刊越辦越多。

通常,這些子報子刊不稱為央媒。新華社,作為國家通訊社,除創辦《新華每日電訊》《經濟參考報》《半月談》《瞭望》等一批子報子刊,還陸續建設新華網、新華網客戶端等新媒體。這些隨著互聯網傳播興起而興辦的各類子網子端,則與子報子刊相似,也不稱為央媒。

優質回答3:

人民日報是黨中央的機關報,1948年6月15日人民日報在河北省邯鄲市創刊,由《晉察冀日報》和晉冀魯豫《人民日報》合并而成,為華北中央局機關報,同時擔負黨中央機關報職能。1949年3月15日,人民日報隨中央機關遷入北平。1949年8月1日, *** 中央決定人民日報為中國 *** 中央委員會機關報。人民日報是中國之一大報,人民日報社是 *** 中央直屬正部級事業單位。作為黨中央的喉舌,人民日報代表的是黨中央的意志,尤其是其頭版頭條和社論更是極具參考價值,據說許多國家的媒體不少都是通過人民日報來了解中國當今的政策和發展??梢哉f作為三大央媒的領頭羊,人民日報的地位是非常高的。

5、網紅詩人是娛樂性的,真正的詩人是藝術性的,你怎樣看?

優質回答1:

謝謝邀請!

一個人的詩作受到億萬人的閱讀傳播,不一定是藝術性極強的,但一定是有了觸動大眾心情的內容,且不僅僅具有娛樂性。真正的藝術性是一種平凡的感動,符合大眾審美。余秀華從線下走進線上,受到 *** 助推,也算是網紅詩人。雖然備受爭議,卻也讓人津津樂道,讓人記住了橫店村,在大眾心里留下痕跡。詩和其它文藝門類所起的作用應該就是影響大眾。

所謂真正的詩人是藝術性的,是一種缺乏藝術來源于生活,陽春白雪化,空泛化,成為為藝術而藝術。導致為極小的圈層服務,其實也就失去了真正的詩人是藝術性的所存在的意義。海子留下:“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孤獨而去,留給人們無限美好,婦孺皆知。這才是詩人的藝術性的感召。

網紅詩人也是一種藝術性詩人,真正有藝性的詩人來自大眾的閱讀檢驗的認可。

優質回答2:

謝謝悟空問答邀請。答:網紅詩人,容易理解。至于是不是娛樂性的,我以為,這個應該是因人而異的吧!

只是覺得吧,網紅既然網紅,總是有迎合眾多讀者群的本事的??梢赃@么形容,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機關,只有打開了這個機關,才能有別開生面的另外天地。

而娛樂性,畢竟是受上網客熱情歡迎的東東。

再說所謂的真正詩人,是藝術性的。我覺得吧,有點兒牽強哩。首先,什么詩人是真正詩人?其次,什么是藝術性?這是一篇大文章哩!不好輕易結論。

詩歌的門票低價位。不同的人對此






是有不同的理解的!

一般而言,寫出來了一定數量的詩作,知名度高,或者數量不多,但質量上乘,被很多人傳頌,被人認可,都可以稱之為詩人。

這些詩人中的詩作,比如外國的: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不要悲觀喪氣(翻譯不同)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 現代·普希金 ]

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不要悲傷,不要心急!

憂郁的日子里須要鎮靜:

相信吧,快樂的日子將會來臨!

心兒永遠向往著未來;

現在卻常是憂郁。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將會過去;

而那過去了的,就會成為親切的懷戀

還有: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

國內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生活》:網。等等,風格各異,但是都給人過目難忘,且有很強的感染力量。

說了這多,估計有人認為多為廢話。不在一個頻道上。愿意看的人,估計不多。知道又是白忙活了半天。

優質回答3:

不管是何等詩人、他都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來自于生活素材提煉、升華一種思想精神境界、發掘一種更深層次精髓潛力、創造一種身臨其界藝術氛圍。更好服務于人、利益娛樂更多人群: 記敘一個史實、崇尚一種信仰、傳遞一個信息、宣頌一件事跡、達到一個修為標準、約束自身自力自律自行。扎根大眾題材、大眾喜歡、樂聞樂見。隨之而來、也有一個自我價值提升。覺得主要的是他的作品呈現、沒有明確界限區分。

文章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均為智博創業網原創文章,轉載或復制請以超鏈接形式并注明出處。

浪潮福利姬在线观看